回到过去爱上你

views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发布于 2021-09-12 12:28:44
收藏

「王瑞山受贿的账本?怎么拿到手的!」柳思慧大吃一惊道,这也太神奇了

吧!

  「这就别管了。有了这个在手,起码就能保证厂长位置不丢。」

  陈秋实就是陈博然,听那名字就够邪恶的了,「晨勃」……至于后面那个

「然」字不过是既显得文化一点,又能和「冉」字谐音,凑成一对罢了。

  行贿这种小事,不难做。陈秋实本就在投行圈里摸爬滚打,无论是政府官员

还是商界名流亦或是流氓混混都是熟门熟路,降服一个空虚寂寞冷的怨妇更是手

到擒来。

  他先是到上海置办了一些高端的行头,特意做了个比较成熟的造型,起码看

起来不会那么稚嫩,又特意装作30岁左右模样。同时给厂里的桑塔纳做了个套

牌。至于大哥大?那玩意1万多一台,光在电信局办个号码就得预存6000块,

他拿的就是个模型,先在附近找个公用电话打过去,然后接着出现在王瑞山家楼

下。要知道女人要出门,可是需要很多工序的。

  而且在这之前,他就已经暗中蹲点观察李清冉数天时间,她出门基本就是为

了买菜,老公早出晚归,孩子在外地,偶尔她会在书摊流连买些文摘杂志。

  这个女人保养得当,面相也很端庄,其实挺有味道。在他连哄带骗,欲擒故

纵的计谋下开开心心地敞开门扉迎接他的进入,哪还顾得上其他,顺利的让他潜

入家中,既被吃了豆腐又翻找到了账本。

  「现在我们怎么办?」柳思慧一边惊讶于他的手腕,一边也暗自惆怅,市长

终究还是被开除党籍之后正式立案了,而且还是省里亲自督办,到底会不会牵连

她的丈夫还难说。

  王大年步步紧逼,不停散布流言,而那边王瑞山也没少打她的主意,为今之

计也只能靠这个年轻人了。

  「王瑞山入主市政府已经是铁板上的事情,把他强行拉下马之后换了其他人

你也未必会稳定,不如就让他把王大年调走,然后党政由你一把抓。对日后毛纺

厂的改革,也可以提供些助力。」

  「嗯,那我约他出来谈谈。」

  「记得说话温柔点,别让他瞧出端倪,真账本还在他家呢。」

  柳思慧给他翻了个白眼,抓起手边的电话拨打起来,却还是用了一副温柔的

声音道「喂,王部长嘛。我毛纺厂柳思慧呀……您要请我吃饭?那怎么担得起呢?

……什么?下周?……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好,地点你定……没问题,

没问题。」

  挂掉电话之后,柳思慧这气就不打一处来「王八蛋,晚上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看来王瑞山在电话里肯定没说什么正经话,否则这美女厂长怎么这副态度呢。

  令人期待的晚上很快到来,在一切准备停当之后,陈秋实载着柳思慧前往约

定好的南国大饭店,虽然不似新兴酒店那般豪华,但装饰的古色古香,倒是很有

格调。

  被服务员带进包厢时,王瑞山还没有到,陈秋实抓紧时间开始布置起来,从

包里掏出一个微型的JVC摄像机安置到一个隐蔽的角落,并且调试好相应角度

得以一窥全貌。

  「你哪来的这东西?」柳思慧问道。

  「经费买的啊,2万块呢。但是带遥控操作,待会儿你放到包里,按下这个

开关就能进行录制,一盒带子也就45分钟。尽量抓拍到有用的画面,比如他出

言侮辱你之类的,要是有动作就更好了,这样也能多一些把柄。」

  「大学生在就学这些下三滥的招数?」柳思慧无语道。

  「哪里下三滥,这叫做合理取证。你把账本交给他,他再来个死猪不怕开水

烫怎么办。我再去取真账本还不得累死啊……」陈秋实心道,何止累死,极有可

能是被榨干。

  「就你鬼点子多,接下来就交给我吧。听我摔杯为号,你就进来!」

  「那我再给您埋伏500刀斧手?听到杯响,一涌而出将那厮剁成肉泥?」

  「你一个人就抵得过十万兵将,行了吧!」柳思慧被他的话逗乐,也忍不住

调侃起来。

  看着时间差不多,陈秋实便退出去找到一个盲区躲了起来,默默地暗中观察。

  没过多久,王瑞山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视野之内。在腋下夹着个皮包,走起路

来鼻孔朝天,满面春风心神荡漾的走进了那间包房。

  随后服务员进入,就是传菜上菜这些细节琐碎的事情,王瑞山绝对不会傻到

在别人眼皮子底下做什么龌龊事,柳思慧也不会当着别人的面把账本拿出来进行

谈判。

  陈秋实见状便悄声走到到包房门口,就等着摔杯为号进去解救人质了。

  可等了半个多小时,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俩人有什么好聊的?不会是孤单寡

女,干柴烈火之后动了真情然后就地解决吧?但是不应该啊,王瑞山又不帅,还

那么猥琐,本来柳思慧就很嫌弃他。

  但是时间这么久,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呢?

  这种事情难保不会有,陈秋实心里虽然焦急,却也没有妄动。而是计算着从

服务员退出来时摄像机开启,即将达到45分钟之时才心里一横,立刻转身扭开

把手就冲了进去。

  咦,俩人都没在桌上,再定睛一瞧,墙角一侧的沙发上王瑞山压在柳思慧的

身上正脱衣服呢。胸前的衬衫已经被解开,奶罩也被他给推了上去,两颗白花花

的乳球已经裸露在空气之内,鲜红的乳晕,微微翘起的乳头格外诱人。

  柳思慧的双手虽然在推搡阻止,却是面色绯红,有气无力!这他妈的明显就

是被下了药。

  「你给我住手!」陈秋实一声爆喝惊醒了正准备下口的老淫棍。

  「谁啊你,赶紧给我滚出去,否则老子要你好看,你知道我是谁吗?!」王

瑞山立刻指着他怒骂道。

  陈秋实却是不急不躁地笑着道「市委组织部王部长,即将升任代市长。你的

堂弟王大年当初为了进入毛纺一厂,给你送了一万五千块钱对吧?事成之后又给

你家送了一台价值4000多块的松下录像机。」

  「你……你怎么知道!」王瑞山见他不慌不忙,应对沉稳,便知道是有备而

来,立刻警觉道。

  「我知道的多着呢,还有这个……」陈秋实已经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那

台摄像机尚在工作中。「如果我没猜错得话,你在酒里下了迷药!现在已经全都

被记录了下来,听说省纪委、省高检可都还没走呢,你说他们会不会对这些资料

感兴趣啊。」

  「你……你到底是谁!」王瑞山此刻的脑门上全是冷汗,女人没玩到,还丢

了官职。就凭下药玩弄女性这一条就够他判几年,更不用说受贿的事了。而且墙

倒众人推,他平时干的那些龌龊事关键时刻被用心人一递,那就别想再出来了。

  于是慌忙从柳思慧的身上爬了下来,「我给你钱,你说多少,我都给你。只

要你把这个摄影机交给我!」

  「首先,我不缺钱。」陈秋实举着摄像机对准了他的脸,虽然一盘带子已经

录完,但是王瑞山并不知道。「你只需要答应我几个条件,我就放过你。」

  「好,好。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

  「第一,把王大年从毛纺厂调走,不管去哪。由柳厂长兼任党组委书记!」

  「好,我同意,明天我就签调令。」

  「第二,力保柳厂长的职务两年内不动摇,并且配合改革工作。」

  「小事,小事。还有呢?」

  「其他,等我想到再说吧。」陈秋实放下摄像机道,「现在你可以滚了。」

  「等下,你得把摄像机给我?」

  「这个可以给你,但是你得实现第一个条件啊。而且这摄像机我花了5万块

买的呢!」陈秋实狮子大开口道。

  「我出钱买!8万!我给你8万!行不?」王瑞山立刻比划着道。

  「行,到时候我去给你送摄像机,顺便拿钱。」陈秋实愉快的应承下来,刚

才不要钱是为了方便他答应条件,现在收钱是买卖,有钱不赚是傻蛋。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出尔反尔?」

  「你可以不做,但证据在我手上!」陈秋实炫耀着手里的摄像机,一副小人

得志的样子,而且早就防着王瑞山来抢,他也根本就够不到。

  「好,我等着。希望你别让我失望!!」王瑞山咬牙切齿的拿起手包,灰头

土脸的就要门外走。

  「等下,记得把这桌的账结了啊亲!」陈秋实在背后喊道。

  低着头的王瑞山差点摔了个趔趄,慌忙逃窜。

                第九章

  王瑞山离开之后,陈秋实赶忙锁上房门,柳思慧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人看到

的话这屎盆子就扣到他头上来了。

  走到沙发前,美妙的熟妇面色红润依旧毫不知情地仰躺在那,胸前的门户大

开。这两颗乳球不仅白皙而且还很圆,真是耀眼啊!没想到两个闺女都出生了,

那奶头却是异常红润,当真是难得的极品,看得陈秋实都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他倒是想再多看几眼,但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起码不

能继续待在包间内。

  于是赶紧将她的奶罩拉回来,又将衬衫扣好。眼光过处还瞟到一件战利品,

却是一张房卡,敢情王瑞山早有准备,柳思慧现在这个状态肯定不能回家,不然

他没法解释,柳思慧也没法解释,找人谈判却被下了药,这算怎么回事你说,而

且传出去多丢人啊。

  把柳思慧背在了身后,又拿起摄像机和她的坤包,检查完确定没有遗漏之后

方才出了包间以最快的速度奔向电梯,来到客房所在的楼层,还好一路上并没什

么人看见。

  虽然她的体态不算重,但背在身后无处着力,也把他给累了够呛,插上房卡

打开门之后赶紧把她甩到床上然后大口喘息起来。

  「水……我要喝水……」柳思慧躺在那里迷糊着喊道。

  得,还得伺候她。陈秋实从暖水壶中倒了杯热水,扶起她来喂了下去,方才

消停。

  「热……热……」没过一会儿,柳思慧又叫了起来。

  陈秋实摸了一把她的额头,确实挺烫,应该是酒后上头导致。

  春药这东西其实并不存在,有在产生欲望的前提下增强其性快感的助性药物,

但没有让人无端产生性需求的。

  像听话水之类的也都是胡扯,真有那么神奇的话,陈秋实第一时间肯定是去

报个长江商学院或者湖畔大学,找那些富商们挨个拍一遍,运气好还能遇到马云

等人,直接把钱和公司股份都转给我好咯,还卖个屁的药啊。

  柳思慧应该是服用了迷药,其实普通感冒药就含有这种成分,能让人感到头

晕,手脚无力,产生嗜睡的症状,学名叫做「扑尔敏」。

  只不过单纯的迷药剂量较纯,也可以称之为「蒙汗药」。再加上酒精能够加

速血液流动,也就造成了这种局面。

  陈秋实用凉水浸湿了毛巾,准备撘到柳思慧的额头,给她进行物理降降温。

  没曾想还没接触到,正巧她仰坐了起来,一声「呕……呕……」便将胃里的

秽物全都吐了出来。

  陈秋实现在的心情是崩溃的,吐就吐了,都吐到地板上也好收拾。关键是吐

我一身不说,连她自己也未能幸免,白衬衫上全是那些恶心的东西,更别说还有

部分顺着胸口流了进去。

  靠!真是倒了血霉了!!!

  你可真是我亲姥姥!陈秋实无奈之极,能怎么办?继续干苦力呗。

  将衣服都丢掉卫生间,先把那些秽物都滋个干净,然后扔进洗手盆,没有洗

衣粉也只能用肥皂来代替。

  他身上已经脱得赤条条,柳思慧也被他扒了个干净。

  忙完之后已经是深夜,哪还顾得上欣赏那赤裸的美熟妇,钻进被窝倒头就睡。

  「砰」的一声,还在睡梦中的陈秋实就被惊醒,因为他跌到了地板上,而且

还是被踹下来的。

  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因为晨勃还肿胀得老高而挑起了小帐篷,陈

秋实摸摸昏沉的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又深深打了个哈欠。

  「你对我都做了什么!!」原来柳思慧竟已醒来,抓着被角捂在胸口怒喝道。

  不过窗外天还没亮好吗?墙上的挂钟显示也才5点半。陈秋实本来心里就不

快,再加上硬踹出来的起床气,光溜溜坐在地板上无奈道「姥姥啊,你说我能干

什么。」

  「骂谁姥姥的呢!你赶紧给我说明白。年纪轻轻,怎么就不学好呢,我真看

错你了。」柳思慧的眉毛都快竖起来了,也把那句姥姥听成了粗话。

  「你是我姥姥,行不!亲姥姥!!」陈秋实双手合十,恨不得给她跪下。

  「我就是你亲妈也不行!」柳思慧双目怒视之。

  「那不行,我亲妈无可替代。」

  陈秋实站起来,晃晃悠悠地去取摄像机,与此同时他那顶小帐篷也是晃晃悠

悠好不惹眼。

  柳思慧看在眼中,心道小子还挺有本钱,啊呸!我怎么能盯着别的男人看。

  不对,没准昨天就是这玩意进入了我的体内,不知道那时是什么感觉呢,硬

不硬?烫不烫?!想到这还有点脸红心跳,顿时又暗骂自己不要脸,都能做这年

轻人的妈了,怎么还胡思乱想。

  但又为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只觉得头昏脑涨的。

  陈秋实拔出摄像机中的录像带,还好这间客房很高档,自带录像机这种高科

技产品,接上电视就开始播放昨天的场景实况「就你还谈判呢,三言两语不到都

没发现王瑞山偷偷给你下了迷药。」

  「啊?他没对我做什么吧?」

  「你自己看咯,我再睡会儿哈……」

  陈秋实说话间就爬上床钻进了被窝之中,这下可不打紧,大床房就一张被子,

他钻被窝里来,可不就是和柳思慧赤裸相见。只见被角往下一拽,胸前的两颗乳

球又露了出来,要知道女人坐起来和躺着的视觉效果是完全不同的,当然假乳除

外。但见那对乳房骄傲翘挺,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包养的,足有36D的罩杯,居

然毫无下垂的痕迹。

  「砰」的一声,陈秋实再次呲牙咧嘴的坐在创下,在这么下去,非摔个半身

不遂不可。

  「流氓!!」柳思慧咬着一口银牙,面色羞红的怒骂道。「给我滚远点!」

  「又不是没见过。」陈秋实喃喃自语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柳思慧此刻已经想要杀人了。

  「算了,我直接说了吧。」陈秋实眼看也没法继续睡下去,接着开始讲述道

「王瑞山给你喝了迷药,把你灌醉。我没等到信号就冲了进来,看到他正在脱你

的衣服。然后我把他赶走,又把你扶到这里来。伺候你喝水,还给你敷了毛巾。

  结果你吐了我一身,也吐了你自己一身,我只能把衣服脱了去洗。过程呢就

这么简单,你也是已婚女性,难道还分不清做和没做有什么不同?「

  「我……我……」柳思慧伸到被子里摸了一把,内裤果然还在,下体也没什

么异常。看来并没有受到侵犯,心里虽然放下了块石头,但又有些失落。「那个

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你的衣服都在卫生间呢,现在还太湿。必须得用吹风机吹干才能

穿。」

  「不对,我的内衣呢?」

  「我不是说了嘛,你脱了我一身,也吐了自己一身。你喜欢喝一堆秽物睡一

块啊?」

  「那我身上?」

  「也是我帮你擦的。」陈秋实回道,实际上擦拭的同时还顺便试了下手感,

没想到还挺有弹性,真是极品好乳。虽然是自己的姥姥,但他并没什么血缘亲情

的感觉。

  但要趁人之危他也干不出来,跟一条死鱼做爱?那多没劲啊。真正的性爱应

该是水乳交融和身心愉悦,像李清冉那般开放和主动是最好不过。就算真把柳思

慧干了,你又怎么解释?只不过图着一时爽而已,没什实际意义,要是她主动撅

起屁股来求他上,陈秋实才不管她是不是自己的姥姥呢,等于帮他妈收点利息了。

  此刻的柳思慧已经脸红到了脖子根,虽然是已婚妇女,可不代表没有廉耻之

心,更何况她还是一厂之长。这下好了,不光是被看光了,肯定也被摸光了,你

还不能埋怨别人。都怪她自己没防着那个老淫棍居然还有下迷药这一手,简直是

欲哭无泪啊!

  尤其是电视机的画面在快进之下,她也看到了最后被王瑞山压到沙发上解开

衬衣,推开乳罩的那个画面,顿时又气又恨,更多的是害羞,还有种庆幸的感觉,

相比被看光,也好过失身与那个老流氓吧。

  不过非要选择失身对象的话,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优先级别肯定要高过王瑞山,

不经意间又瞥到陈秋实三角内裤的凸起,而且此刻他是叉着腰站在床边的,距离

她的视线又是那么近,雄性的荷尔蒙通过鼻腔钻入到她的脑海中,不禁令她想入

非非,却又被自己的理智暗骂老不正经,不要脸。

  「那个……王瑞山说今天就把他堂弟调走,并且让你做党政一把手,他以后

也不会来找你麻烦了。」

  「老周呢?」柳思慧这时道。

  「不知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在毛纺厂离他还隔了好几层,但是这个…

  …办公室主任得在他眼皮子底下过。就算保住了位置,还是得受他的气。如

果确实没问题,还不如平调到其他部门,宁做鸡头莫做凤尾啊。「

  老周?关我鸟事乜!陈秋实又不是观世音菩萨,干嘛谁都要帮忙。

  「王瑞山个王八蛋!!老娘非要他好看!」

  「咳,你昨天下午下午也是这么说的。」陈秋实提醒道。

  「这件事你给我记住了,一定烂在肚子里,不准往外说!」柳思慧又瞪了他

两眼道。

  「放心,我可没那么闲。」

  陈秋实心道,这么香艳的事情为什么要说出去?有这秘密在手也够他立足的

了。

猜你喜欢
都市激情
877 次观看   2021-09-28 00:28:29
都市激情
600 次观看   2021-09-28 13:25:57
都市激情
745 次观看   2021-09-29 03:28:47
都市激情
635 次观看   2021-09-29 13:05:13
都市激情
1034 次观看   2021-09-29 13:05:14
都市激情
846 次观看   2021-09-29 21:57:03
都市激情
680 次观看   2021-09-30 15:57:40
都市激情
818 次观看   2021-10-01 03:55:32
都市激情热门套图
都市激情
7023 次观看  
都市激情
4938 次观看  
都市激情
4651 次观看  
都市激情
4260 次观看  
都市激情
4030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933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628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538 次观看  
猜你喜欢
都市激情
7023 次观看  
都市激情
4938 次观看  
都市激情
4651 次观看  
都市激情
4260 次观看  
都市激情
4030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933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628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538 次观看  

© Copyright 2021 涛涛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Made with by t8t19.com icp123